Archive for 2016年3月11日

從范式的構建談C2B與工業4.0

  最近幾年時間,國內外出現了一系列的新概念,例如信息經濟、智能制造、兩化深度融合、C2B、工業4.0及工業互聯網等,從范式的角度來看,這些概念本質上是為了構建非常規科學的新范式。工業4.0研究院認為,有必要從新范式構建的角度去認識諸如C2B和工業4.0概念及體系。

  筆者主要談三個觀點:一是目前中國國內的概念比較混雜,主要是專家學者以及官員沒有主動意識到這是范式構建的問題;二是阿里巴巴主推的C2B范式是有世界觀的,它是代表互聯網企業的利益;三是德國主推的工業4.0概念和體系,主要是代表裝備制造企業的利益。

  第一,國內業界持有多種概念,而大家往往對這些概念缺乏深入的認識,或者一些概念根本沒有專家學者去完善及發展。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狀況,一方面是有些概念沒有存在的必要,另外一方面是專家學者自覺或不自覺的忽略新概念是在構建新范式。

  按照美國著名科學哲學家托馬斯·庫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的闡述,新技術革命時期會產生一系列的新概念或范式。庫恩認為,范式是指一個共同體成員所共享的信仰、價值、技術等的集合。

  國內出現的信息經濟(不是信息經濟學)、智能制造、兩化深度融合、C2B、產業互聯網等賦予中國特色的概念,大都缺乏主導這些概念的創始人。例如,迄今為止,我們也不清楚前面提及這些概念的提出者。就工業4.0研究院了解的來看,信息經濟主要是工信部信息化與軟件服務司副司長安筱鵬通過中國信息化百人會在不斷完善相關理論,智能制造和兩化深度融合兩個概念幾乎沒有任何官方或非官方的專家學者出來認領創始人,C2B是由阿里巴巴的曾鳴和宋斐在《商業評論》2012年1月號發布的《C2B:互聯網時代的新商業模式》專門提出的(有讀者反饋2006年曾有復旦大學陳健在《中國服裝業創新商業模式的研究》中提出了C2B概念,參考:http://www.innovation4.cn/library/r738),產業互聯網主要是一些電信企業(包括華為和亞信等)關注。

  我們對這些概念不做具體評價,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這些概念一經提出,很少有專家或機構去不斷完善發展,工業4.0研究院可以觀察到的比較有成效的概念恐怕只有C2B,主導概念完善和發展的阿里研究院自然有商業利益在里面。

  第二,作為阿里巴巴的研究機構,阿里研究院擔負完善相關理論的職責,阿里巴巴一直提生態系統構建的思路,C2B自然要打造為一個承載生態系統的概念。事實上,C2B的確發展為一個較為完善的生態構想。

  美國科學哲學家庫恩早在半個世紀以前就明確指出,范式是有世界觀的。阿里研究院主導的C2B概念擁有有利于阿里巴巴利益的世界觀,從概念表達的對未來生態的構想來看,互聯網平臺仍然是未來生態的主導者,如同現在存在的B2C平臺阿里巴巴和C2C平臺淘寶網一樣。

  國內大量企業家期望成為成功的馬云或阿里巴巴,大部分缺乏構建一個全新范式的能力,追隨阿里巴巴提出的C2B范式,是一個最簡單的選擇。從C2B傳達的含義來看,阿里巴巴強調互聯網平臺的基礎價值,這是其世界觀和價值觀決定的。

  不過有趣的是,商業是動態發展的,少數企業不會簡單的追隨C2B的概念,他們可能會創新模式,獲得新的發展空間。

  第三,對于產生大量科學家的德國,他們一向不缺乏嚴謹的科學素養,在構建未來工業所需要的理論體系方面,我們不應該懷疑他們有能力構建一個完備的范式,工業4.0就是他們的最新成果。

  與C2B類似,工業4.0從誕生之日起,就作為一個范式具有了世界觀,它的核心目的就是為了“確保德國制造業的未來”(需要了解詳細內容的,請參考工業4.0研究院翻譯自德文版的《德國工業4.0未來項目實施建議》,http://www.innovation4.cn/library/r698),同時,德國工業4.0工作小組在報告中明確提出了雙領先策略,領先的供應商和領先的市場都是針對裝備服務來的,這就是德國工業4.0概念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可惜國內一些專家學者忽略了德國工業4.0本質上的含義,特別是沒有區分一般制造和裝備制造之間的差異,更沒有認識到德國工業4.0概念和體系已經完成了其范式的構建。

  按照美國科學哲學家庫恩提出范式概念的解釋,德國工業4.0概念已經有兩個必要條件:一是有共同體,主要是德國制造,二是有了共享的信仰、價值、技術等。

  為了推進德國工業4.0的共同體,最近德國工業4.0平臺還與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建立了合作關系,同時,它一直在跟中國相關部委及研究院進行交流(其中包括工業4.0研究院)。對于德國工業4.0所代表的共享信仰、價值和技術等,德國工業4.0平臺在2015年推出的《工業4.0研發課題白皮書》(可以參考工業4.0研究院翻譯發布的中文版,?http://www.innovation4.cn/library/r699),明確了一個范式所需要的各種標準及技術架構,奠定了工業4.0繼續演進的基礎。

  綜合以上的分析,筆者認為中國制造在新技術革命時期,應該重視核心范式的選擇,不應該把大量精力放到多種范式的構建,這不利于正確引導中國制造的轉型升級,當然,在構建范式的時候,應該讓更具有生命力的范式脫穎而出,成為中國制造的軟實力。

?
云南快乐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