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6年11月9日

中國制造業產業政策與國家發展

? ? ? 最近舉國上下都關注一個話題,那就是產業政策利與弊的辨析,不少經濟學家都對這個話題發表了意見。一些行業媒體也來詢問工業4.0研究院的觀點,我們的觀點非常明確,產業政策與國家發展存在正相關,但產業政策應該加強開放性和公正性。事實上,本人早在2015年上半年接受《網易商業報道》采訪時,就明確對產業政策的作用做了一點小的評論

? ? ? 工業4.0研究院一直認為,各個國家之所以制定產業政策,主要是為了國內GDP增長,保持全球貿易平衡以及保障國家競爭優勢。對于制造業產業政策來講,從根本上保障各個國家制造業的未來,是最基本的需要。

主要工業國家的制造業產業政策

????? 產業政策毫無疑問是有價值的,它的確可以幫助國家獲得發展機會,提升國家的產業競爭優勢。拋開學者和經濟學家純學術上的討論,真正在經濟政策制定的時候,幾乎沒有哪個國家不實施產業政策的,特別是日本在戰后的一系列產業政策,客觀上幫助日本很快恢復了其工業強國的地位,并且還幫助日本在諸如汽車、電子以及鋼鐵等領域成為了全球領先的國家。

? ? ? 因此,在林毅夫和張維迎產業政策大辯論中,本人更支持林毅夫,但目前中國制造業的產業政策似乎缺少了專業度,也缺乏專家的開放性,這對于處于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大變革時期,中國制造業面臨較大的風險。林張兩位經濟學家對經濟理論爛熟于心,但真正的產業政策和國家發展問題更為現實,實際操作過程中的不完善,會使得邏輯嚴密的經濟學理論失效。

? ? ? 中國制造業產業政策就處于這樣的狀況。雖然諸如發改委、工信部或各地政府出臺了看似幫助制造企業發展的政策,但由于尋租或尋求補貼的動機非常突出。業內熱議的諸如某知名家電企業的軟件產值高居行業前茅,據行業知情人士透露,該企業實際上只是為了獲得軟件銷售補貼。

林毅夫張維迎產業政策大辯論

? ? ? 長達17卷的《日本通商產業政策史》詳細記錄了日本產業政策的各個方面,是期望全面了解日本崛起過程中產業政策角色和價值的最好參考資料。工業4.0研究院在研究美國、德國和日本等工業強國的制造業政策時,發現發達工業國家的產業政策已經經歷了戰略性產業政策和補充性產業政策階段,進入了指導性政策階段。

? ? ? 在一個產業還處于模仿階段的時候,戰略性產業政策是有價值的,因為可以集中資源辦大事,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針對模仿美國汽車行業的戰略性產業政策,起到了協調國內資源的作用,大大促進了其產業的發展。

? ? ? 不過,當全球經濟進入數字經濟以及互聯網經濟的時候,日本產業政策制定者對IBM小型機很感興趣,加大了這方面的產業政策制定,但由于當時連IBM都輸給了英特爾和微軟,日本的PC產業政策基本上還來不及制定,就被市場判定沒有機會。在其后到來的互聯網經濟,習慣于制定產業政策的日本和德國等都輸給了開放標準的TCP/IP協議,當然,中國的互聯網雖然獲得了大量的用戶消費互聯網應用,但實際上在互聯網關鍵技術上并沒有領先于全球。

? ? ? 在制造業領域,目前全球相關新型技術層出不窮,工業4.0研究院開放實驗室4.0專家發現,諸如工業級CPS、數字孿生體(Digital Twin)、數字線程(Digital Thread)、人工智能等在工業領域的應用,幾乎沒有在中國制造業產業政策中體現,相關部委出臺的產業政策大都提及兩化融合和智能制造等耳熟而詳的長達十年之久的工業概念,且不說這些概念能否承載未來工業的需求,僅僅是行業創新需要的關注度,也是有疲勞性的,這對于推動行業創新是有一定的抑制作用的。

? ? ? 在前一段時間接受法國回聲報編輯部負責人采訪的時候,本人就中國制造2025產業政策進行了闡釋,一方面肯定了該產業政策的正面價值,另外一方面,也指出了該產業政策所面臨的挑戰。工業4.0研究院真心希望中國制造業產業政策能夠更為開放和公正,理論和實踐出現百花齊放的狀況,這更有助于保證中國制造業的未來。

法國回聲報訪談工業4.0研究院院長

  工業4.0研究院(China Academy of Industrie 4.0)作為獨立的研究機構,與國際知名智庫和媒體有較為廣泛的溝通和交流。最近法國著名的商業媒體《回聲報》(Les Echos)編輯部負責人Emmanuel Grasland訪談了工業4.0研究院胡權院長,暢談了“中國制造2025”(China Manufacturing 2025)帶來的各種改變,其中也談到了美的收購庫卡等熱門話題。

EMMANUEL GRASLAND from Les Echos

? ? ? 工業4.0研究院胡權院長回答了法國《回聲報》幾個關注的話題,分別是中國制造2025給中國制造行業帶來的改變,具有典型代表意義的制造企業,以及中國制造行業轉型升級的路徑等幾個問題。

  對于中國制造2025政策,胡權院長明確表示該政策給中國制造行業帶來了三大益處:一是給全國制造業獲得自中央各部委以及各地政府官員支持帶來的機會,這是在過去幾十年時間少有的;二是資本市場也在政策引導下,對制造企業提供了一個融資渠道;三是制造企業真的開始轉型升級了,原來推行多年的兩化融合等計劃,給賦予了新的使命——成為了中國制造2025的抓手之一。

  當法國《回聲報》編輯部負責人Emmanuel?Grasland提到歐洲各國都比較關注的美的收購德國機器人公司庫卡的事情,他興致勃勃向胡權院長詢問中國轉型升級典型代表企業。胡權院長根據在中國知名度情況,主要提及了海爾、歌爾、三一、富士康、華為以及紅領等探索智能制造路徑比較深入的企業,并指出中國制造企業的轉型升級涉及到全國各個行業,典型代表企業應該比較多,但媒體曝光度比較高的企業還不是特別多。

  在長達一個小時的溝通中,法國《回聲報》還饒有興趣的談起工業4.0研究院的定位及貢獻。胡權院長介紹了工業4.0研究院立足中國國情,構建中國版工業4.0體系的工作,并指出工業4.0研究院推出的工業4.0創新平臺,為行業企業及專家提供了一個資源對接的工業4.0生態,大量的制造企業從中獲得了專業的指導和幫助。

? ? ? 在過去三年多的時間,工業4.0研究院通過專業的研究工作,獲得了國內外大量專業機構和人士的認可,樹立了專業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研究機構形象,為中國制造未來輸出軟實力奠定了基礎。工業4.0研究院將繼續努力,立足中國經濟及商業實際,探索中國版工業4.0理論體系及發展路徑的構建,切實幫助中國制造邁向制造強國的偉大目標。

參考鏈接:

法國回聲報:Quand ??l’atelier du monde?? veut faire monter en gamme ses usines
參考消息:法媒稱中國具備贏得產業升級戰優勢:有數字化巨頭

中國日版:外媒關注中國發展人工智能:將贏得“數字革命”

?
云南快乐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