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8年2月1日

資本市場強國引領中國制造2025

? ? ? 最近在上海工業4.0俱樂部做了一場演講,題目是《資本市場強國背景下的中國制造》,主要談到了我國新提出的“資本市場強國”和中國制造2025的四大流派。前者是中國證監會提出的新名詞,后者是工業4.0研究院在2017年研究的新成果。

? ? ? 記得2015年,同樣在上海,我在復旦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做了兩場演講,分別是《工業4.0之中國挑戰與機遇》和《工業4.0時代的資本秘密》,主要闡述了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一些規律。

工業4.0研究院胡權院長演講

? ? ? 在2018年,我再次拜訪上海,具有不同的意義,因為工業4.0研究院已經與國家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并且幫助一些上市公司設計和實施了工業4.0戰略,有了一些新體會,所以在工業4.0俱樂部的年會上跟來自全國各地的朋友進行分享。

? ? ? 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新資本家

? ? ? 在我跟工業4.0俱樂部的行業人士分享了《資本市場強國背景下的中國制造》之后,有大量的企業家和投資基金跟我私下交流。一方面他們為我再次闡述“技術+資本”的理念表示贊賞;另外一方面,他們提出了一個疑問,既然我提出了新資本家的說法,但怎樣才可以成為新資本家呢?

? ? ? 要認識工業4.0時代的新資本家,必須要先認識到工業1.0、2.0和3.0的資本形態之間的不同。

? ? ? 首先,工業1.0是資本主義的雛形,工廠還沒有形成高度專業分工的流水線生產,這個時候的工廠投資并不大,因此,工業1.0階段的資本來源主要是家人、朋友或同學等,沒有專業的資本家。

? ? ? 其次,在工業2.0形成的流水線,大大促進了規模經濟的發展,這迫切需要更大規模的資本投入,按照一些文獻的說法,僅僅通過傳統的銀行借貸方式,已經不能滿足需要了,開始出現了一些專業的投資銀行,例如,摩根大通等機構,就是在這個時候形成的。

? ? ? 再次,到了工業3.0,也就是所謂數字時代或信息時代,大量的無形資產開始出現,這些無形資產是難以被傳統的投資銀行所評估,但要創造這些無形資產(很多時候是數字資產),需要的投資一點都不比傳統物理資產少,這迫使一些懂專業和敢冒險的天使投資、風險投資(VC,Venture Capital)、私募股權(PE,Private Equity)等出現。

? ? ? 最后,我們來看看工業4.0時代的新資本家。按照工業4.0研究院的理解,新資本家應該滿足三個方面的要求:

? ? ? 一是具有專業性,通常要介入到特定的領域去投資,如果對該領域理解不夠深入,是很難進行專業判斷的。

? ? ? 二是需要在不同階段進行投資,主要是按照TRL 1-9所劃分的三個階段,按照不同的著力程度,形成了不同的風格,例如,知名的人工智能專家吳恩達(Andrew Ng)最近設立了AI Fund,他把重點放到TRL 1-3,這跟傳統投資基金做法是不同的。

? ? ? 三是生態投資開始成為標配。在中國國內,有些投資基金希望找到一些投資風險小、回報高的項目,但由于投資基金數量增長非常快,基本上呈現了過剩的狀況,要獲得較好的回報,必須提高投資的效率,生態投資是較好的選擇。

? ? ? 中國制造2025的四大流派

? ? ? 回顧中國制造業在過去三十多年改革開放的發展,特別是最近十多年時間,中國制造在2010年成為世界第一的制造大國,隨即中國制造開啟了多輪探索強國之路的嘗試。

? ? ? 2015年,國務院發布《中國制造2025》,明確了多個關鍵概念,例如,兩化融合的主線,智能制造的主攻方向等。后來,隨著2017年底把工業互聯網確定為中國制造2025的主攻方向之一,工業互聯網也成為了中國制造2025的關鍵詞匯。當然,后來我國進一步加強“新一代人工智能”的發展,促進了中國工程院提出了“新一代智能制造”。

? ? ? 除了前面提到的官方體制內單位提出的概念,一些企業或獨立機構也提出了一些說法,例如,海爾和紅領共同提出了“互聯網工業”,華為提出了“邊緣計算”,中國互聯網協會提出“產業互聯網”,阿里研究院過去幾年重點關注了C2B等概念。

中國制造2025的四大流派

? ? ? 按照工業4.0研究院設計的流派判定三大基本要素,中國制造2025可以分為四大主流流派,分別是兩化融合、智能制造、工業互聯網和智能服務流派。

? ? ? 工業4.0研究院認為,一個主流的流派,應該滿足三個要求:

  • ? 有較強的研究能力,具有不斷完善范式和體系的能力,可以吸納新出現的各種優秀元素(例如人工智能、數字孿生體等等)。
  • ? 具有包容性(inclusive)的理念,可以容納各種不同的技術路徑、實踐方法等,可以被較多的利益相關者接受。
  • ? 可以形成成熟的商業模式,通常情況下,具有生態特征的概念流派更具有競爭力。

? ? ? 在中國現實情況下,獲得各個部委的支持,更容易推進相關概念和體系。兩化融合主要是工信部一所在推進,已經有十年左右的時間,也是工信部的立部之本,自然是主流流派之一。智能制造涉及到工廠現場的流水線,裝備決定了生產的效率和效果,目前主要是中國工程院在負責相關理論體系構建,無疑也是主流流派之一。對于工業互聯網,這毫無疑問對應到“網絡強國”的需求上,工信部信通院負責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的運行,也應該是主流流派之一。對于最后一個智能服務,實則是制造業服務化發展的成果,雖然目前還沒有公認的領頭羊,但考慮到大數據、人工智能和互聯網+的應用,該領域也應該是主流流派之一。

? ? ? 對于其他非主流概念,大都是單個企業(通常也是比較大型的企業)在推進,或者是該企業利用產業鏈上的主導地位,聯合自己的供應鏈或其他利益相關者組建的聯盟推進,通常不滿足上面提及的流派判定三大基本要素,所以也不詳細介紹。

? ? ? 總而言之,在資本市場強國牽引下的中國制造2025,目前主要呈現四大流派百花齊放的場景,這對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毫無疑問是有益的。除了四大主流流派,其他概念和體系,也將在一定范圍內發揮其作用。

?
云南快乐10分钟